王七安

日常琐事兼胡思乱想

看了一些别人晒的手帐,花花绿绿的,真漂亮。

可是一点都生不起想做一份的欲望。

只在想这一页够我写几个字的。

我还是更喜欢用文字来表达自己啊。


一腔无处释放没人分享的兴奋

一盆时刻提防期望落空的凉水

并在一起横冲直撞

激得我脑门子一阵一阵发蒙


现在义无反顾地想走,老大劝同事劝都不听

就像当初义无反顾地想来,爸妈劝朋友劝也不听


又想起前男友了,其实分手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也不是那么喜欢他,只是在他之后,我再也不会那么喜欢谁了。

说到底还是怀念自己。


但同时又很不想和从前珍视的朋友亲近了。

以前总觉得他很重要,从认识到现在,几乎算是涵盖了我人生变动最大的一段时间,他是一部分的我。

突然某一天,维系感情的心思没了。就像一根原本坚固的大铁链,啪一下断掉,再也粘不回来了。

也没有粘的心思。


原本还在犹豫怎么跟老大开口说要走,刚才刷到一个猫的视频,想起远在成都的西西皮皮和三三,立马给老大打了电话。

虽然答应了老大还是再考虑一下,但其实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这里了。


对食物总有一种不安全感,具体表现在即使已经吃饱了也会尽量把桌上的东西吃干净。

但是这边的习惯又好像是吃得太干净请客的人会没面子,所以每次都点超多。

于是我真的肉眼可见地长了一圈。


嗜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冷了。

还是最近的工作也不算太忙,有时间给我发呆放空。

老是忍不住想起东东说要送我的猫。

它还没有出生,我已经在计划给他起名字了。


集团人力突然来加我微信,第一反应是调职,第二反应是没这么快吧。
结果果然不是。

但是真的好想回啊。
今天东东跟我说在重庆到成都的动车上看到一个人很像我,又说想约我吃饭,请一个周的烧烤啤酒,还说好基友考研到川大了打包介绍给我,猫也快生小宝宝了回头送我一只。
当场就想收拾东西走人了。

今天刷到一个漫画,主角实习的时候没人叫她去吃饭,于是她饿了一中午,可委屈了。 想起我实习那阵,到了饭点同事们都不好意思起身,我已经拎着包出了办公室了。
把漫画分享到寝室群,想起连我们寝室吃饭都很少一起,更好笑。

晚上和同事吃烧烤。
吃完又去吃了烤冷面。
特别想喝酒,想喝冰啤酒。难受。
酒瘾这个东西啊....

今天去拍雪景了。下过雪的沙漠比想象的要暖和呢。
但是手很冷,所以悄悄从大衣袖子里缩回来贴着针织衫抱着自己。
没有穿内衣的胸真软。难怪小黄文里老用小白兔代指。

回程的时候靠在车上犯困,同事姐姐突然说,回北京辞职那位现在搞不好正从我们头上飞过去。
感觉她有点羡慕呢。

回去辞职的那位是微博提过的回民同事,很可爱的一个人。给我看过他和媳妇的聊天记录。
他:[图片]酒店的猫😎
媳妇:抱回来抱回来!
他:把猫抱走我就得被扣下了
       不要丈夫了?
莫名对一段印象很深

同事姐姐是个玩咖。
我滴酒不沾的人设差点崩盘,因为和她聊酒吧。
今天拍着雪景突然说我到北京的时候记得告诉她,好攒个局咱们上酒吧玩去。
我说我再到北京得是元旦节了,还得去集训。
姐姐说人在北京就行,集训不存在的,让老大找教官把你要出来就得了。

昨晚听到《浴室》,想起来之前和小孩聊到过旧情这件事,反手推给他了。
小孩说听完没什么感觉。其实我也没有。
我听完会难受的歌既不是悼念过去的那些,也不是他送我的那首。
一首《say something》,2016年元旦节,我一个人坐了一路没坐过的公交车,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在湖边坐了一天,单曲循环这首歌,考虑要不要分手,要不要放弃他。最后告诉自己,会觉得委屈是因为喜欢,喜欢就不要放弃。
结果成了被放弃的那个人。
另一首《pain》,是首小众电音,制作人才上高中。开头是雨声和机械女声播报,“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过期”。2017年的除夕夜,我悄悄给他打过电话。背景音是烟花在天上炸开的声音,耳机里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于是很讨厌自己,那个号码都已经是空号了,为什么还记得那么牢。

又去视奸了他的微博,他说new mom call me back home ,想起来前阵子他说母亲生病的事,有点担心。又觉得我为什么要担心呢。
结果还是想了一整天。

想试试卷发,于是昨晚洗扎着辫子睡了一晚,早上也没拆,直接这样去食堂吃饭了。
穿着我的毛绒睡衣。
坐在一屋北方北方大汉中间。

和北京过来支援的同事去逛街,在德克士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聊天吃东西。
同事突然喊了一声外面好像下雪了。
于是赶紧吃完出去,一通狂拍。

在雪中闲逛,去找屈臣氏。到店的时候衣服上一层冰壳。雪粘在身上,化了又冻住。
感觉自己像跟冰棍,冰工厂那个冰片蜜桃味。

日常腐败,吃了炸鸡汉堡薯条可乐,惦念已久的山药蛋蛋糖葫芦和菇娘果,买了烤红薯和猪肉脯,晚上还去吃了烤鱼。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清楚自己已经长胖了好多,但是吃起东西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今天中午原本是去吃羊肉的,到店里坐下,同事姐姐说好像看见厨房有螃蟹。
于是吃到了黄河蟹。
说实话比不过长江蟹,瘦且腥,但是毕竟那是螃蟹呀。
还是吃了四只。
就是我吃得太慢了,四只螃蟹吃了快一个半小时。最后大家都在等我一个人,怪不好意思的。

晚上去吃了炖牛排煮饼。
既不是牛排也不是饼。
比我拳头还要大块的牛肉,里面炖了土豆和很劲道的面条。
好吃的,但是有点太咸,所以还吃了一碗米饭。
边吃边想,昨天才称了体重,今天又吃这么高油高盐高碳水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我毫不愧疚呢?

中午刚准备睡觉,接到西南事业部的电话,问我啥时候能去西南入职。
这位副总有点意思,上次过来给我留了名片,说我要是有兴趣回去的话联系他。过了不到一个月,让同事哥哥转告我,问我有没有意愿回成都。同事哥哥把我电话给他了,说你俩直接聊吧。过了一个礼拜打电话过来,直接问入职时间。
说起来他第一次问我愿不愿意回成都的时候正事我动心准备走的第二天呢,也是很巧了。

晚饭时候北京过来支援的一位同事说准备离职。这是我入职两个月听到的第四个离职的了。明明才刚步入职场,却感觉自己已经是个迎来送往的老人了。

临睡了看到喜欢的小孩发了朋友圈,又一个被伤心事缠绕的人。于是聊了几句,互相感慨,然后说算了天大的事还是睡觉重要。唉呀其实没有多喜欢他,也不太想喜欢他,因为又是一个闷闷的人呢,我不想再喜欢这样的人,谈恋爱当然是要和甜甜粘粘的人谈才开心啊。可是我实在是...找了好久也再也没找到一丢丢动心的感觉了呢。

今天上了个称,体重到了一个自高考之后的巅峰,但是最近脸上看着没怎么胖,锁骨和蝴蝶骨也还清晰,只是马甲线不见了。
所以晚上去吃了火锅。

看见菜单上有蒜泥碟,很开心,以为是重庆那种蒜泥+芝麻油。点了一个,端上来发现北方人民真是实诚,说啥是啥,半碗满满的蒜泥,面上薄薄一层油。
现在不敢张嘴说话。

吃的时候火锅的热气和生蒜的呛辣一直往脸上扑,感觉每个毛孔都在尖叫。
总觉得明天会长一脸包。

又想起来昨晚那个毁容的梦了。今天午觉也梦到毁容。
而且毁容之后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轻快愉悦。
想来我是参破红颜白骨皆虚妄这层禅意,可以削发出家了。

今天还解锁了糖蒜,甜的,脆的,回味有一点点辣。像在吃什么果脯。蛮新奇的体验,虽然不是特别喜欢,不过体验一下总是好的。

还有热橘子。自从来了暖气之后就爱这么玩,把橘子放暖气片上烤热了再吃。橘子皮变的很薄,里面一包温热的橙汁,好玩。吃完再把橘子皮放回去烤干。
其实烤橘子皮这个动作没有意义的,又烤不出来香味。但是习惯性去做,因为在家的话吃过的橘子皮都要晒干留着,过年的时候好熏香肠腊肉。

比起饥饿,吃撑的感觉更让我难受。
除了身体上的不舒服,还有心理上的自我厌恶。
“这点自控力都没有,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彩色铅笔收到了,周末想临摹星夜。
于是又想看loving Vincent了。

万圣节为什么我朋友圈没有漂亮小姑娘发自拍呢?

在买衣服这件事上,到底是要多尝试不同的风格还是找到适合自己的风格然后稳定下来呢?

为什么会有猫对玩具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趴在我腿上睡觉呢?虽然也很开心,但是我要去健身房了啊。

最近很频繁发自己不好看的照片,素颜的或是表情管理失控的,无所谓。也不P,就这么发。
这样做让我有种莫名的愉悦,好像在对自己说,你看,我终于可以诚实面对自己的不好看了。对啊,我原本就是不好看的。